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
投资人物

那一刻,他宁愿李敬忠像过去那样默默无闻,也不想看到眼前数万人送行的场面:“从泼水广场到殡仪馆至少有八公里,道路两旁几乎没有空的,那家伙,一路都是送他的人。